我爱思路客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风起大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月下厮杀
    徐宁快步走进姜德的办公室,办公室,这也是工业区特有的叫法。

    徐宁看着里面坐着的姜德和站着的许贯忠,拱手说道“末将见过指挥使大人,许先生,不知道指挥使大人唤末将有何事?”

    姜德挥挥手说道“说了,没人的时候,不许如此,徐教头,这里有几个消息,希望你能冷静的听完。”

    许先生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徐教头先坐下吧。”

    徐宁感觉有些不对劲,慢慢的坐了下来,姜德面色严峻的看着徐宁说道“徐教头,我收到飞鸽传书,大概在半月多前,贵府失窃,府中其他东西都没有损失,唯独丢了你那宝甲。”

    “什么?可是我那雁翎圈金甲?”徐宁不敢相信的说道“何处来的小贼...我那内人也是的,为何如此不小心...这,这可如此是好啊!”

    姜德挥手拦住还想说的徐宁,继续说道“贵府夫人第一时间去开封府报了案,开封府查了数日也没有消息,大约十天前,又传出来消息,贵府夫人不见了。”

    “什么?”徐宁瞬间有些感到天昏地暗,刚刚宝甲丢失他还在心中安慰自己,好歹那贼人没有害了自己的夫人,却没想到接着就是这个消息。

    姜德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消息可靠,说出了最后一个消息“另外,根据东京传来的消息,和贵府夫人一起不见的,还有那高殿帅的独子高槛,现在东京城中的衙役兵卒都在寻找这二人。”

    “为何有那高衙内在其中?”徐宁想到了无数可能,无论哪一种,都让自己无比后怕。

    姜德摇摇头说道“却是不清楚了,飞鸽传书带来的信息有限,不过还好我们此处和开封府并不远,这样,我给你假,你立刻带上快马回家一趟,看看这时期究竟如何了。”

    徐宁也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对姜德拱手谢过后,快步离去准备东西去了。

    “教头且慢!”许贯忠叫住徐宁,对姜德说道“主公,此事牵扯到了殿帅府,恐怕不会简单,教头单身前往,恐怕不妥啊。”

    姜德拍了拍脑袋,拿出笔墨,写了书信两封,包好后交给徐宁说道“教头,此事我猜测恐怕别有内情,你拿着这两封书信,一封送到太师那里,如此事和殿帅府有关,太师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许会帮你周旋一二,一封送到我琼楼的师师姑娘处,官家极爱师师姑娘,如她觉得你需要周旋,也会在官家面前帮你美言两句。

    另外你再去赵文山出,拿五十两黄金,就说是我说的,如你要花钱,也方便一些。”

    徐宁心中感动,说道“多谢小郎君,这书信我就收下了,可这黄金却是万万不能的!”

    姜德哎呀一声道“你这痴人,让你拿着就拿着,到时候如不需要用,你就拿回来就是了。”

    徐宁这才称谢收下,看徐宁走后,姜德对许贯忠说道“去让谛听营和机密营一起合作把局布好,对了,那高衙内现在如何了?”

    许贯忠笑道“按照主公的吩咐,只是喂了点春药,让她和母猪待了一会,又用生锈的断骨刀砍了那厮下体一小节皮,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

    姜德点头笑道“就是如此,直接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好了,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用不着我们费太大精力,天翔学院才是我们当前的大事。”

    不说姜德和许贯忠在这边讨论着天翔学院的事宜,这边的徐宁快马加鞭的往开封府赶去,走到东明境内,突然马失前蹄,把徐宁摔倒在地,徐宁哎呦的爬了起来,连忙借着夕阳看那马,只见那马半天才爬的起来,幸好骨头没有摔断,只是走起路来都有些拐,这样一摔,马匹却是短时间不能跑了,徐宁看了看天,便咬牙牵着马,慢慢的往前走,想寻个地方休息。

    过了个林子,徐宁惊喜的看到一个村子,村口有一个酒家,徐宁快步上前,一个小二走了出来,看到风尘仆仆的徐宁,上前说道“这位军爷,可是要住店?”

    徐宁从得胜钩上取下镰钩枪,说道“住店,你们这里可有骡马买,我这马拐了腿,跑不了了,想寄放在你们这里一段时间,放心,这银子少不了你的。”

    小二一听喜道“这倒是好的,不过军爷,我们这村子里骡子是有,马匹却是没得,不过今日来了一群人,都骑着马,还有的多,不如你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卖你一匹,他们在里面吃着饭呢。”说着,小二往马槽一指,果然看到十几匹骏马在安静的吃草。

    徐宁摸了摸自己的包袱,想到了姜德给的黄金,心中暗暗感激,走入店中,看到果然有几座人正在吃饭,徐宁走到一桌前抱拳说道“各位兄台,外面的马可是诸位的?”

    位置上的四人抬起头,看了看徐宁,一人说道“是又如何?”说着,其余人也都看向了徐宁,徐宁没有注意的是,其中一人看到徐宁时,眼神猛地一缩,然后飞快的低下了头。

    徐宁笑着说道“是这样,我的马失了前蹄,不好赶路,我又有要事去京城一趟,听说你们马匹有多,不知道是否可以卖出一匹来?”

    “去去去,哪里来的赤佬?”四人中一人不耐的说道“我们这马你买不起,走走走!”

    徐宁心中急切,拿出一锭黄金说道“我确实是着急赶路,还请让出一匹来。”

    四人看到黄金,眼睛一下都直了,徐宁看着四人的眼神,手中的镰钩枪紧了紧,刀刃在夕阳的反射下照了四人一下,四人立刻清醒了过来,看着徐宁手里的兵刃,知道这也不是好惹的人,四人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黄金,有些心动,这时,另外一桌上的一人站了起来说道“这位兄弟,我们都是在江湖上跑的,有难当然要帮,不过这些马对我们也很重要,这样吧,请容我们考虑一下,明日给你答复如何?”

    徐宁听着觉得有戏,看向那人,只见那人头上戴着纱帽,遮住了脸,只是听着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徐宁还想仔细看他,那人便转身说道“你们吃完早点休息,我有些乏了。”

    徐宁见其他人都不再理自己,想着明日再说也不迟,便叫了酒菜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想着那人是谁,只觉得无比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也就不想了,吃完便上去休息。

    徐宁躺在床上休息,另外一边的房间内,几个人正在密谈。

    “大人,那人真的就是徐宁?”一人问道。

    “必然是他,你们没看到他的兵刃吗?我刚刚用言语稳住了他,今夜就要结果了他的性命,也好回去和殿帅交代!”带头的那人眼神毒辣的说道。

    “虞侯,这徐宁据说本事了得,我们要杀他,恐怕要点手段吧。”一人问道。

    陆谦点点头说道“他的本事我虽没见过,但我听我那好友林冲说过,徐宁的枪法极为特殊,在禁军之中也是数得着的,所以我们先要去了他的枪,然后再将其击杀。”

    说着,陆谦低声说道“我们如此如此,必会成功!”

    ——深夜

    徐宁正在酣睡,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声响,原来徐宁因为珍爱自己的宝甲,因此睡觉一直都浅,只要有风吹草动,都会醒来,也是因为如此,放在卧室房梁上的宝甲这么多年都没有丢过,徐宁微微睁眼,借着月光,看到自己的窗户纸被人捅破了,徐宁心中一紧,也不动弹,没多久,就看到一根香被伸了进来,徐宁知道有诈,便借着翻身背了过去,暗暗用袖子捂住了鼻口。

    其实这古代的迷香,并没有后世小说电视剧中那么神奇,不过是一些安神用的药香,一般睡着的人闻到,只是会睡得更沉一些,绝对没有清醒的人闻着就晕的功效。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徐宁听到门栓被人慢慢的翘起,他也慢慢的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拔出了利刃,门终于被打开了,徐宁瞪大了眼睛,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哐当”的碗盆砸碎的声音。

    徐宁没有丝毫犹豫,一把抽出利刃翻身就砍,那进门的人各个都被外面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哪里反应的过来,当下就有一人被徐宁砍中,徐宁这才注意到这进门的人居然就是今日在楼下吃饭的人,他以为这些人是见财起意,心中大怒,一个跳跃,抢过放在床边的镰钩枪。

    其余众人见徐宁当真彪悍,一起发了一声喊,挥刀而上,徐宁手拿镰钩枪在房内并不方便,虚晃一招,便拖住镰钩枪撞开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然后快步往酒家外跑去,到了外面,才发现外面也已经埋伏了人手,而且还有两人手拿强弩,这二人见徐宁跳下来也是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持弩指向了徐宁,徐宁一边小心后退一边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一人走上前,摘取帽子,对徐宁说道“徐教头,要说仇,我们之间是没有,但你和殿帅府的仇可是大了,殿帅大人说了,要你的脑袋去给高衙内压惊,你自己说,是你自裁呢,还是我们来取。”

    原本房中的人也一个一个的跳了下来,没一会,十几个人把徐宁团团围住,其中拿着弓弩的就有四五人,徐宁看着众人,也认出来陆谦,知道今日恐怕是讨不了好了,但依旧不甘心的问道“我徐宁和殿帅大人无冤无仇,殿帅为何要害我?”

    陆谦笑道“我家衙内看上你夫人,你不但不识抬举,还派人伤了我家衙内,你说殿帅要如何对你啊。”

    徐宁吼道“我徐宁哪里有伤过你家衙内?我夫人又在何处?”

    陆谦挥挥手说道“你还是等到了下面,再去问你夫人在何处吧!动手!”

    弓铉声响,徐宁一个滚身,却没有一只羽箭射到身上,抬头一看,那四五个弓弩手身上都插着一支弩箭,只见十多个蒙面黑衣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这些人三人一组,一人拿刀盾,一人持扑刀,一人拿弩,指向了陆谦等人。

    “你们...你们是何人?”陆谦惊恐的看着四周的人,蒙面黑衣人中的一个高声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徐教头何必犹豫,杀!”

    徐宁早已怒火中烧,听到杀字,立刻挥枪上前,陆谦也吼道“上!”当先挥刀而上,徐宁镰钩枪连刺,一人不知道厉害,直接格挡,徐宁嘴角微弯,当下枪身一转,刀刃向内一拉,那人的刀就被拉的脱手而出,再往下一扎,噗呲一声,各种红的白的喷在刀刃上,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血腥。

    陆谦猛的跳起,扑刀往下一砸,徐宁转身让过,挥枪相对,二人一时你来我往,杀的难解难分,另外一边的黑衣人已经迅速解决了战斗,在小组互相的配合下,只两三个回合便以零伤亡的代价让对方倒下了六人,陆谦看到自己带的人都已经倒下,吓得手脚都有些软,被徐宁看到破绽,一枪挂到刀身,一拉,陆谦的刀便脱手而出,陆谦转身想逃,脚上一痛,已经被射中一箭。

    “好贼!你给我说实话,当真是那高俅派你来杀我的?”徐宁的枪尖指着陆谦的喉咙,陆谦话都说不太清楚了,结结巴巴的道“确...确实是殿帅大人。”

    “那我夫人呢?”

    “确实不知啊。”

    “好贼!”徐宁猛地一戳,当下结果了陆谦的性命,他环顾四周,看着一地尸体,突然有一种不在人间的错觉。

    好一会儿,徐宁才看向那六个黑衣人,拱手说道“徐宁见过诸位恩公,还请受在下一拜!”

    一个拿弩的黑衣人连忙上前扶起徐宁说道“教头莫要如此,你先看这是谁?”

    徐宁快步走进姜德的办公室,办公室,这也是工业区特有的叫法。

    徐宁看着里面坐着的姜德和站着的许贯忠,拱手说道“末将见过指挥使大人,许先生,不知道指挥使大人唤末将有何事?”

    姜德挥挥手说道“说了,没人的时候,不许如此,徐教头,这里有几个消息,希望你能冷静的听完。”

    许先生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徐教头先坐下吧。”

    徐宁感觉有些不对劲,慢慢的坐了下来,姜德面色严峻的看着徐宁说道“徐教头,我收到飞鸽传书,大概在半月多前,贵府失窃,府中其他东西都没有损失,唯独丢了你那宝甲。”

    “什么?可是我那雁翎圈金甲?”徐宁不敢相信的说道“何处来的小贼...我那内人也是的,为何如此不小心...这,这可如此是好啊!”

    姜德挥手拦住还想说的徐宁,继续说道“贵府夫人第一时间去开封府报了案,开封府查了数日也没有消息,大约十天前,又传出来消息,贵府夫人不见了。”

    “什么?”徐宁瞬间有些感到天昏地暗,刚刚宝甲丢失他还在心中安慰自己,好歹那贼人没有害了自己的夫人,却没想到接着就是这个消息。

    姜德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消息可靠,说出了最后一个消息“另外,根据东京传来的消息,和贵府夫人一起不见的,还有那高殿帅的独子高槛,现在东京城中的衙役兵卒都在寻找这二人。”

    “为何有那高衙内在其中?”徐宁想到了无数可能,无论哪一种,都让自己无比后怕。

    姜德摇摇头说道“却是不清楚了,飞鸽传书带来的信息有限,不过还好我们此处和开封府并不远,这样,我给你假,你立刻带上快马回家一趟,看看这时期究竟如何了。”

    徐宁也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对姜德拱手谢过后,快步离去准备东西去了。

    “教头且慢!”许贯忠叫住徐宁,对姜德说道“主公,此事牵扯到了殿帅府,恐怕不会简单,教头单身前往,恐怕不妥啊。”

    姜德拍了拍脑袋,拿出笔墨,写了书信两封,包好后交给徐宁说道“教头,此事我猜测恐怕别有内情,你拿着这两封书信,一封送到太师那里,如此事和殿帅府有关,太师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许会帮你周旋一二,一封送到我琼楼的师师姑娘处,官家极爱师师姑娘,如她觉得你需要周旋,也会在官家面前帮你美言两句。

    另外你再去赵文山出,拿五十两黄金,就说是我说的,如你要花钱,也方便一些。”

    徐宁心中感动,说道“多谢小郎君,这书信我就收下了,可这黄金却是万万不能的!”

    姜德哎呀一声道“你这痴人,让你拿着就拿着,到时候如不需要用,你就拿回来就是了。”

    徐宁这才称谢收下,看徐宁走后,姜德对许贯忠说道“去让谛听营和机密营一起合作把局布好,对了,那高衙内现在如何了?”

    许贯忠笑道“按照主公的吩咐,只是喂了点春药,让她和母猪待了一会,又用生锈的断骨刀砍了那厮下体一小节皮,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

    姜德点头笑道“就是如此,直接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好了,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用不着我们费太大精力,天翔学院才是我们当前的大事。”

    不说姜德和许贯忠在这边讨论着天翔学院的事宜,这边的徐宁快马加鞭的往开封府赶去,走到东明境内,突然马失前蹄,把徐宁摔倒在地,徐宁哎呦的爬了起来,连忙借着夕阳看那马,只见那马半天才爬的起来,幸好骨头没有摔断,只是走起路来都有些拐,这样一摔,马匹却是短时间不能跑了,徐宁看了看天,便咬牙牵着马,慢慢的往前走,想寻个地方休息。

    过了个林子,徐宁惊喜的看到一个村子,村口有一个酒家,徐宁快步上前,一个小二走了出来,看到风尘仆仆的徐宁,上前说道“这位军爷,可是要住店?”

    徐宁从得胜钩上取下镰钩枪,说道“住店,你们这里可有骡马买,我这马拐了腿,跑不了了,想寄放在你们这里一段时间,放心,这银子少不了你的。”

    小二一听喜道“这倒是好的,不过军爷,我们这村子里骡子是有,马匹却是没得,不过今日来了一群人,都骑着马,还有的多,不如你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卖你一匹,他们在里面吃着饭呢。”说着,小二往马槽一指,果然看到十几匹骏马在安静的吃草。

    徐宁摸了摸自己的包袱,想到了姜德给的黄金,心中暗暗感激,走入店中,看到果然有几座人正在吃饭,徐宁走到一桌前抱拳说道“各位兄台,外面的马可是诸位的?”

    位置上的四人抬起头,看了看徐宁,一人说道“是又如何?”说着,其余人也都看向了徐宁,徐宁没有注意的是,其中一人看到徐宁时,眼神猛地一缩,然后飞快的低下了头。

    徐宁笑着说道“是这样,我的马失了前蹄,不好赶路,我又有要事去京城一趟,听说你们马匹有多,不知道是否可以卖出一匹来?”

    “去去去,哪里来的赤佬?”四人中一人不耐的说道“我们这马你买不起,走走走!”

    徐宁心中急切,拿出一锭黄金说道“我确实是着急赶路,还请让出一匹来。”

    四人看到黄金,眼睛一下都直了,徐宁看着四人的眼神,手中的镰钩枪紧了紧,刀刃在夕阳的反射下照了四人一下,四人立刻清醒了过来,看着徐宁手里的兵刃,知道这也不是好惹的人,四人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黄金,有些心动,这时,另外一桌上的一人站了起来说道“这位兄弟,我们都是在江湖上跑的,有难当然要帮,不过这些马对我们也很重要,这样吧,请容我们考虑一下,明日给你答复如何?”

    徐宁听着觉得有戏,看向那人,只见那人头上戴着纱帽,遮住了脸,只是听着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徐宁还想仔细看他,那人便转身说道“你们吃完早点休息,我有些乏了。”

    徐宁见其他人都不再理自己,想着明日再说也不迟,便叫了酒菜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想着那人是谁,只觉得无比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也就不想了,吃完便上去休息。

    徐宁躺在床上休息,另外一边的房间内,几个人正在密谈。

    “大人,那人真的就是徐宁?”一人问道。

    “必然是他,你们没看到他的兵刃吗?我刚刚用言语稳住了他,今夜就要结果了他的性命,也好回去和殿帅交代!”带头的那人眼神毒辣的说道。

    “虞侯,这徐宁据说本事了得,我们要杀他,恐怕要点手段吧。”一人问道。

    陆谦点点头说道“他的本事我虽没见过,但我听我那好友林冲说过,徐宁的枪法极为特殊,在禁军之中也是数得着的,所以我们先要去了他的枪,然后再将其击杀。”

    说着,陆谦低声说道“我们如此如此,必会成功!”

    ——深夜

    徐宁正在酣睡,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声响,原来徐宁因为珍爱自己的宝甲,因此睡觉一直都浅,只要有风吹草动,都会醒来,也是因为如此,放在卧室房梁上的宝甲这么多年都没有丢过,徐宁微微睁眼,借着月光,看到自己的窗户纸被人捅破了,徐宁心中一紧,也不动弹,没多久,就看到一根香被伸了进来,徐宁知道有诈,便借着翻身背了过去,暗暗用袖子捂住了鼻口。

    其实这古代的迷香,并没有后世小说电视剧中那么神奇,不过是一些安神用的药香,一般睡着的人闻到,只是会睡得更沉一些,绝对没有清醒的人闻着就晕的功效。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徐宁听到门栓被人慢慢的翘起,他也慢慢的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拔出了利刃,门终于被打开了,徐宁瞪大了眼睛,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哐当”的碗盆砸碎的声音。

    徐宁没有丝毫犹豫,一把抽出利刃翻身就砍,那进门的人各个都被外面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哪里反应的过来,当下就有一人被徐宁砍中,徐宁这才注意到这进门的人居然就是今日在楼下吃饭的人,他以为这些人是见财起意,心中大怒,一个跳跃,抢过放在床边的镰钩枪。

    其余众人见徐宁当真彪悍,一起发了一声喊,挥刀而上,徐宁手拿镰钩枪在房内并不方便,虚晃一招,便拖住镰钩枪撞开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然后快步往酒家外跑去,到了外面,才发现外面也已经埋伏了人手,而且还有两人手拿强弩,这二人见徐宁跳下来也是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持弩指向了徐宁,徐宁一边小心后退一边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一人走上前,摘取帽子,对徐宁说道“徐教头,要说仇,我们之间是没有,但你和殿帅府的仇可是大了,殿帅大人说了,要你的脑袋去给高衙内压惊,你自己说,是你自裁呢,还是我们来取。”

    原本房中的人也一个一个的跳了下来,没一会,十几个人把徐宁团团围住,其中拿着弓弩的就有四五人,徐宁看着众人,也认出来陆谦,知道今日恐怕是讨不了好了,但依旧不甘心的问道“我徐宁和殿帅大人无冤无仇,殿帅为何要害我?”

    陆谦笑道“我家衙内看上你夫人,你不但不识抬举,还派人伤了我家衙内,你说殿帅要如何对你啊。”

    徐宁吼道“我徐宁哪里有伤过你家衙内?我夫人又在何处?”

    陆谦挥挥手说道“你还是等到了下面,再去问你夫人在何处吧!动手!”

    弓铉声响,徐宁一个滚身,却没有一只羽箭射到身上,抬头一看,那四五个弓弩手身上都插着一支弩箭,只见十多个蒙面黑衣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这些人三人一组,一人拿刀盾,一人持扑刀,一人拿弩,指向了陆谦等人。

    “你们...你们是何人?”陆谦惊恐的看着四周的人,蒙面黑衣人中的一个高声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徐教头何必犹豫,杀!”

    徐宁早已怒火中烧,听到杀字,立刻挥枪上前,陆谦也吼道“上!”当先挥刀而上,徐宁镰钩枪连刺,一人不知道厉害,直接格挡,徐宁嘴角微弯,当下枪身一转,刀刃向内一拉,那人的刀就被拉的脱手而出,再往下一扎,噗呲一声,各种红的白的喷在刀刃上,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血腥。

    陆谦猛的跳起,扑刀往下一砸,徐宁转身让过,挥枪相对,二人一时你来我往,杀的难解难分,另外一边的黑衣人已经迅速解决了战斗,在小组互相的配合下,只两三个回合便以零伤亡的代价让对方倒下了六人,陆谦看到自己带的人都已经倒下,吓得手脚都有些软,被徐宁看到破绽,一枪挂到刀身,一拉,陆谦的刀便脱手而出,陆谦转身想逃,脚上一痛,已经被射中一箭。

    “好贼!你给我说实话,当真是那高俅派你来杀我的?”徐宁的枪尖指着陆谦的喉咙,陆谦话都说不太清楚了,结结巴巴的道“确...确实是殿帅大人。”

    “那我夫人呢?”

    “确实不知啊。”

    “好贼!”徐宁猛地一戳,当下结果了陆谦的性命,他环顾四周,看着一地尸体,突然有一种不在人间的错觉。

    好一会儿,徐宁才看向那些个黑衣人,拱手说道“徐宁见过诸位恩公,还请受在下一拜!”

    徐宁快步走进姜德的办公室,办公室,这也是工业区特有的叫法。

    徐宁看着里面坐着的姜德和站着的许贯忠,拱手说道“末将见过指挥使大人,许先生,不知道指挥使大人唤末将有何事?”

    姜德挥挥手说道“说了,没人的时候,不许如此,徐教头,这里有几个消息,希望你能冷静的听完。”

    许先生指着旁边的椅子说道“徐教头先坐下吧。”

    徐宁感觉有些不对劲,慢慢的坐了下来,姜德面色严峻的看着徐宁说道“徐教头,我收到飞鸽传书,大概在半月多前,贵府失窃,府中其他东西都没有损失,唯独丢了你那宝甲。”

    “什么?可是我那雁翎圈金甲?”徐宁不敢相信的说道“何处来的小贼...我那内人也是的,为何如此不小心...这,这可如此是好啊!”

    姜德挥手拦住还想说的徐宁,继续说道“贵府夫人第一时间去开封府报了案,开封府查了数日也没有消息,大约十天前,又传出来消息,贵府夫人不见了。”

    “什么?”徐宁瞬间有些感到天昏地暗,刚刚宝甲丢失他还在心中安慰自己,好歹那贼人没有害了自己的夫人,却没想到接着就是这个消息。

    姜德点点头,肯定了自己的消息可靠,说出了最后一个消息“另外,根据东京传来的消息,和贵府夫人一起不见的,还有那高殿帅的独子高槛,现在东京城中的衙役兵卒都在寻找这二人。”

    “为何有那高衙内在其中?”徐宁想到了无数可能,无论哪一种,都让自己无比后怕。

    姜德摇摇头说道“却是不清楚了,飞鸽传书带来的信息有限,不过还好我们此处和开封府并不远,这样,我给你假,你立刻带上快马回家一趟,看看这时期究竟如何了。”

    徐宁也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对姜德拱手谢过后,快步离去准备东西去了。

    “教头且慢!”许贯忠叫住徐宁,对姜德说道“主公,此事牵扯到了殿帅府,恐怕不会简单,教头单身前往,恐怕不妥啊。”

    姜德拍了拍脑袋,拿出笔墨,写了书信两封,包好后交给徐宁说道“教头,此事我猜测恐怕别有内情,你拿着这两封书信,一封送到太师那里,如此事和殿帅府有关,太师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许会帮你周旋一二,一封送到我琼楼的师师姑娘处,官家极爱师师姑娘,如她觉得你需要周旋,也会在官家面前帮你美言两句。

    另外你再去赵文山出,拿五十两黄金,就说是我说的,如你要花钱,也方便一些。”

    徐宁心中感动,说道“多谢小郎君,这书信我就收下了,可这黄金却是万万不能的!”

    姜德哎呀一声道“你这痴人,让你拿着就拿着,到时候如不需要用,你就拿回来就是了。”

    徐宁这才称谢收下,看徐宁走后,姜德对许贯忠说道“去让谛听营和机密营一起合作把局布好,对了,那高衙内现在如何了?”

    许贯忠笑道“按照主公的吩咐,只是喂了点春药,让她和母猪待了一会,又用生锈的断骨刀砍了那厮下体一小节皮,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

    姜德点头笑道“就是如此,直接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好了,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用不着我们费太大精力,天翔学院才是我们当前的大事。”

    不说姜德和许贯忠在这边讨论着天翔学院的事宜,这边的徐宁快马加鞭的往开封府赶去,走到东明境内,突然马失前蹄,把徐宁摔倒在地,徐宁哎呦的爬了起来,连忙借着夕阳看那马,只见那马半天才爬的起来,幸好骨头没有摔断,只是走起路来都有些拐,这样一摔,马匹却是短时间不能跑了,徐宁看了看天,便咬牙牵着马,慢慢的往前走,想寻个地方休息。

    过了个林子,徐宁惊喜的看到一个村子,村口有一个酒家,徐宁快步上前,一个小二走了出来,看到风尘仆仆的徐宁,上前说道“这位军爷,可是要住店?”

    徐宁从得胜钩上取下镰钩枪,说道“住店,你们这里可有骡马买,我这马拐了腿,跑不了了,想寄放在你们这里一段时间,放心,这银子少不了你的。”

    小二一听喜道“这倒是好的,不过军爷,我们这村子里骡子是有,马匹却是没得,不过今日来了一群人,都骑着马,还有的多,不如你问问他们是否愿意卖你一匹,他们在里面吃着饭呢。”说着,小二往马槽一指,果然看到十几匹骏马在安静的吃草。

    徐宁摸了摸自己的包袱,想到了姜德给的黄金,心中暗暗感激,走入店中,看到果然有几座人正在吃饭,徐宁走到一桌前抱拳说道“各位兄台,外面的马可是诸位的?”

    位置上的四人抬起头,看了看徐宁,一人说道“是又如何?”说着,其余人也都看向了徐宁,徐宁没有注意的是,其中一人看到徐宁时,眼神猛地一缩,然后飞快的低下了头。

    徐宁笑着说道“是这样,我的马失了前蹄,不好赶路,我又有要事去京城一趟,听说你们马匹有多,不知道是否可以卖出一匹来?”

    “去去去,哪里来的赤佬?”四人中一人不耐的说道“我们这马你买不起,走走走!”

    徐宁心中急切,拿出一锭黄金说道“我确实是着急赶路,还请让出一匹来。”

    四人看到黄金,眼睛一下都直了,徐宁看着四人的眼神,手中的镰钩枪紧了紧,刀刃在夕阳的反射下照了四人一下,四人立刻清醒了过来,看着徐宁手里的兵刃,知道这也不是好惹的人,四人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黄金,有些心动,这时,另外一桌上的一人站了起来说道“这位兄弟,我们都是在江湖上跑的,有难当然要帮,不过这些马对我们也很重要,这样吧,请容我们考虑一下,明日给你答复如何?”

    徐宁听着觉得有戏,看向那人,只见那人头上戴着纱帽,遮住了脸,只是听着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徐宁还想仔细看他,那人便转身说道“你们吃完早点休息,我有些乏了。”

    徐宁见其他人都不再理自己,想着明日再说也不迟,便叫了酒菜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想着那人是谁,只觉得无比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最后也就不想了,吃完便上去休息。

    徐宁躺在床上休息,另外一边的房间内,几个人正在密谈。

    “大人,那人真的就是徐宁?”一人问道。

    “必然是他,你们没看到他的兵刃吗?我刚刚用言语稳住了他,今夜就要结果了他的性命,也好回去和殿帅交代!”带头的那人眼神毒辣的说道。

    “虞侯,这徐宁据说本事了得,我们要杀他,恐怕要点手段吧。”一人问道。

    陆谦点点头说道“他的本事我虽没见过,但我听我那好友林冲说过,徐宁的枪法极为特殊,在禁军之中也是数得着的,所以我们先要去了他的枪,然后再将其击杀。”

    说着,陆谦低声说道“我们如此如此,必会成功!”

    ——深夜

    徐宁正在酣睡,隐隐约约的听到一阵声响,原来徐宁因为珍爱自己的宝甲,因此睡觉一直都浅,只要有风吹草动,都会醒来,也是因为如此,放在卧室房梁上的宝甲这么多年都没有丢过,徐宁微微睁眼,借着月光,看到自己的窗户纸被人捅破了,徐宁心中一紧,也不动弹,没多久,就看到一根香被伸了进来,徐宁知道有诈,便借着翻身背了过去,暗暗用袖子捂住了鼻口。

    其实这古代的迷香,并没有后世小说电视剧中那么神奇,不过是一些安神用的药香,一般睡着的人闻到,只是会睡得更沉一些,绝对没有清醒的人闻着就晕的功效。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徐宁听到门栓被人慢慢的翘起,他也慢慢的把手伸到了枕头底下,拔出了利刃,门终于被打开了,徐宁瞪大了眼睛,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哐当”的碗盆砸碎的声音。

    徐宁没有丝毫犹豫,一把抽出利刃翻身就砍,那进门的人各个都被外面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哪里反应的过来,当下就有一人被徐宁砍中,徐宁这才注意到这进门的人居然就是今日在楼下吃饭的人,他以为这些人是见财起意,心中大怒,一个跳跃,抢过放在床边的镰钩枪。

    其余众人见徐宁当真彪悍,一起发了一声喊,挥刀而上,徐宁手拿镰钩枪在房内并不方便,虚晃一招,便拖住镰钩枪撞开窗户,从二楼跳了下去。然后快步往酒家外跑去,到了外面,才发现外面也已经埋伏了人手,而且还有两人手拿强弩,这二人见徐宁跳下来也是吓了一跳,然后立刻持弩指向了徐宁,徐宁一边小心后退一边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一人走上前,摘取帽子,对徐宁说道“徐教头,要说仇,我们之间是没有,但你和殿帅府的仇可是大了,殿帅大人说了,要你的脑袋去给高衙内压惊,你自己说,是你自裁呢,还是我们来取。”

    原本房中的人也一个一个的跳了下来,没一会,十几个人把徐宁团团围住,其中拿着弓弩的就有四五人,徐宁看着众人,也认出来陆谦,知道今日恐怕是讨不了好了,但依旧不甘心的问道“我徐宁和殿帅大人无冤无仇,殿帅为何要害我?”

    陆谦笑道“我家衙内看上你夫人,你不但不识抬举,还派人伤了我家衙内,你说殿帅要如何对你啊。”

    徐宁吼道“我徐宁哪里有伤过你家衙内?我夫人又在何处?”

    陆谦挥挥手说道“你还是等到了下面,再去问你夫人在何处吧!动手!”

    弓铉声响,徐宁一个滚身,却没有一只羽箭射到身上,抬头一看,那四五个弓弩手身上都插着一支弩箭,只见十多个蒙面黑衣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这些人三人一组,一人拿刀盾,一人持扑刀,一人拿弩,指向了陆谦等人。

    “你们...你们是何人?”陆谦惊恐的看着四周的人,蒙面黑衣人中的一个高声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徐教头何必犹豫,杀!”

    徐宁早已怒火中烧,听到杀字,立刻挥枪上前,陆谦也吼道“上!”当先挥刀而上,徐宁镰钩枪连刺,一人不知道厉害,直接格挡,徐宁嘴角微弯,当下枪身一转,刀刃向内一拉,那人的刀就被拉的脱手而出,再往下一扎,噗呲一声,各种红的白的喷在刀刃上,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格外血腥。

    陆谦猛的跳起,扑刀往下一砸,徐宁转身让过,挥枪相对,二人一时你来我往,杀的难解难分,另外一边的黑衣人已经迅速解决了战斗,在小组互相的配合下,只两三个回合便以零伤亡的代价让对方倒下了六人,陆谦看到自己带的人都已经倒下,吓得手脚都有些软,被徐宁看到破绽,一枪挂到刀身,一拉,陆谦的刀便脱手而出,陆谦转身想逃,脚上一痛,已经被射中一箭。

    “好贼!你给我说实话,当真是那高俅派你来杀我的?”徐宁的枪尖指着陆谦的喉咙,陆谦话都说不太清楚了,结结巴巴的道“确...确实是殿帅大人。”

    “那我夫人呢?”

    “确实不知啊。”

    “好贼!”徐宁猛地一戳,当下结果了陆谦的性命,他环顾四周,看着一地尸体,突然有一种不在人间的错觉。

    好一会儿,徐宁才看向那六个黑衣人,拱手说道“徐宁见过诸位恩公,还请受在下一拜!”

    一个拿弩的黑衣人连忙上前扶起徐宁说道“教头莫要如此,你先看这是谁?”

    徐宁抬起头,只看到又走出两人,其中一人摘下黑布,露出满是泪痕的脸,哭着说道“官人!”

    徐宁愣愣的看着这人,哐当一声丢下了镰钩枪,冲上前去,一把抱住那人说道“夫人..你..你如何在这里啊?”

    那拿弩的黑衣人也摘下黑布,露出俊俏的脸庞,对徐宁拱手道“此事说来话长了,还请教头和我们走吧,刚刚的厮杀已经惊扰了村子,再不走,就有麻烦了。”

    徐宁看着已经亮起了一些灯火的村子和隐约可见的人影,点点头,快步走入酒楼,拿了包裹,看到自己第一个砍伤而在地上挣扎的那人,拔出尖刀又补了一刀,走到楼下,见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掌柜和小二,有些歉意的拿出一锭金子放在桌上说道“打搅了。”说罢出门,看着已经被牵出来的十几匹马笑道“这倒是好买卖。”

    十一人带着二十多匹马,飞快的向东奔去,约莫半个时辰后,才有村民打着火把靠近满是尸体的现场,看着死了这么多人,也没人敢瞒着,飞快的派人去报了官,等官府中的人到现场一查验,发现各个都有腰牌,却是殿帅府的人,知道出了大事,又上报东京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