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离离岩上柳 > 第五十二章 荡雁剑(二)
    长老院的长老们普通弟子平常很难见到。大部分都年事已高,不问教派的事务,只有发生大事的时候才出面帮忙出谋划策。

    柳青青却在一天以内把所有的长老们都见了个遍。

    死去的老前辈叫天时,是他们的同门,坚守着镇压荡雁剑的重任。现在忽然死于落雁塔的崩塌废粒下,自然是要惊动他们的。

    柳青青在那清源洞浑浑噩噩过了许多天,又被叫去问了整整两日。

    最后吐出的信息也不过只有荡雁剑暂时被前辈镇压,但是前辈却为此丢了性命。

    这些同为长老院的长老们,在两天的问询中唯一关心的只有一句话,就是荡雁剑怎么了,但是并没有完全吐露太多实情,这让柳青青也对他们有了防范,不敢说太多,塔中发生的事情她隐了大半。尤其是荡雁剑的剑灵被封在无佑体内的事情,更是一个字不敢说。

    这些长老在她提到荡雁剑震荡的时候的惊慌失措和恐慌让她觉得一旦她说出真相,会将无佑推向一个深渊。她不敢冒这个险。

    问询的终结在一个长老终于受不住她这样问几句说几个字,想发发狠逼她再多说一些信息的时候,拽着她的手腕,而她的手腕上却出现了前辈给她的红色印记。

    那是前辈临死前给她的,八方掌门的标记,和荡雁感应的标记。

    第一个看到这个标记的长老自然就是那个试图暴力逼供的长老。

    他脸上呈现出扭曲的表情,跌跌撞撞倒在地上,之后其他的长老也看到了,脸上也出现了相似的表情。

    他们互相张望了一阵,最后让两个弟子将柳青青带了下去。

    一日之后,柳青青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处置决定。

    关禁闭一个月,等落雁塔重建以后,永呆落雁塔,终身不得离开八方。

    柳青青隐约知道了这个处罚是什么意思。本来她也没想过要离开八方,这样也许对她来说也不算太惨的处罚。

    被关禁闭的日子里,陆羽丰常常来看她,带着她最喜欢的菜品,还有他家各式各样的栩栩如生的柳叶儿编制的小动物。

    之前为了和他要一只小蚂蚱,又是闹又是使坏,终于要了一只小麻雀。现在自己被关在这枯燥的清源洞里,这些柳枝儿做的小动物倒是堆了半个石阶。

    柳青青闲暇的时候就拿着这些解闷儿倒是打发了许多时间。

    陆羽丰有时候就隔着清源洞的铁栏,在洞口讲一些八方山最近发生的故事。什么学艺不精的小九被山下的黄狗咬了之类。

    “青青,虽然你以后不能出八方了,但是你说你想去什么地方,想看什么景色,我都替你去,找最好的画师替你画下来,也许师傅过几年就消气了,你就可以离开落雁塔,到八方外面去看看了。我的家乡在江南,那边和这边的景色很不一样,我想你会喜欢,到时候我再带你去看……”

    柳青青知道陆羽丰这是在安慰自己,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其实并不觉得这个处罚有多重,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于是解释道:“陆羽丰师弟,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觉得这样挺好,反正我也不想离开八方,这里有师傅,有师兄妹们,挺好,只是到了落雁塔里不能再出门偷吃,少了不少欢乐,到时候还要师弟帮帮我啦!”

    见她说的如此欢快,完全和自己说的事情天差地别,陆羽丰无奈地摇摇头。

    “放心吧,到时候我像现在这样,将你喜欢的放在落雁塔门外,你自己来取便好。”

    “耶!”柳青青欢呼起来,“这样说来,这处罚的日子竟然比我之前还要快活,师弟,有你真好!”

    陆羽丰眼中流露出温柔,看着眼前的柳青青,和他认识的一样开朗活泼。即使被限制了自由,也不失希望和快乐。这也许就是她吸引人的地方。

    “师弟,你和依依师妹怎么样了?”她最近被罚关在这里,没有怎么关心师弟的恋爱事业,作为当时拍着胸脯保证的红娘确实有点失职。

    看到陆羽丰一脸失落的样子,柳青青知道这事儿肯定进展的不行,看在最近他总来看她的份上,她好心安慰道:“师弟不要急,以后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陆羽丰隔着栏杆握住她的手,“你这些就不用多想了,这几天好好表现,让师傅看到你的态度,知道么?”

    “嗯嗯。”柳青青难得乖巧点头。

    “对了,无佑怎么样?我上次听上来送吃的的同门说他还在昏迷?”

    “他其实也醒过来一次,之后就是无尘他们一直在照顾他,无剑的人过段时间就到,师傅也是焦头烂额,无剑的嫡传弟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和无剑的关系……”

    “你知道是无剑派的什么人过来么?”

    陆羽丰摇摇头:“只知道是嫡系的一个长辈过来,并没有说是什么人。”

    柳青青暗暗点了点头,心中有了打算,看来有空还是得夜探一次无佑。

    另一边,距离上一次苏醒,无佑在床上已经呆了好几天,无尘把了脉一切正常,可是这人一直都醒不过来。

    无风早就急坏了,一直问无尘怎么样了。

    “师兄……永年师兄这是怎么了?周身见不到伤口,气息稳重,但是人却昏迷不醒,这可怎么办?”

    无尘此刻也是眉头紧缩,对于小师弟问出的问题,他也无从作答。

    师弟的这种情况,他的常识中只有一种可能,可是这种可能瞬间就被自己否定了,因为是根本就不会发生的事情。

    寂言剑好好的还在无剑派呆着,前段时间已经被封进了师兄的血脉里,怎么可能再跑到师弟身体里?

    而师弟这个症状,他也没办法用其他理由来解释这件事情。

    对于无风的问题,他也是无从回答。

    只好先出言安慰,“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脉象没有异常,永年师弟的体质本来就异于常人,等师傅过来,一切自然就清楚了。”

    无风听到自己相信的师兄终于说了一句让他安心的话,这才乖乖的闭嘴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