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 > 正文_第1670章 不止闯祸!还是大祸!
    <h4> 正文_第1670章 不止闯祸!还是大祸!</h4>

    VIP章节内容,

    礼堂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先别管媒体记者会如何挥墨,此时孟家人都把精力集中在孟沛远的伤势上。

    “沛远怎么样了?”陪同孟老一起赶来医院的孟景珩,开口问站在手术室外的众人。

    孟天真至今还有点回不过神来的说道:“……二哥的左胸被刺伤,不过好在他闪避及时,所以没有伤及心脏,现在医生正在给他把手术刀取出来,应该是这样的吧,大嫂?”

    她看上去有些呆头呆脑的问身旁的林暖。

    闻言,林暖点了点头:“医生说,沛远没有生命危险,大家都别太担心了。”

    一直盯着手术室的孟奶奶,在这时回过头来,眼睛看起来红红的:“景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童童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奶奶,您先冷静,这事说起来可能有点超乎你们的想象,那个和沛远结婚的女人,不是童惜,是有人故意乔装成了她的样子。”

    “你说什么?!”孟奶奶/孟知先/林暖/孟天真一脸惊诧的喊道。

    “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会一件一件解释给你们听的,这事还得先从妈那里说起,她和乔司宴私下里做了交易,以她的名义带了一个假的‘白童惜’进入礼堂,然后蒙骗过保安的眼睛,在休息室里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她们当然成功了,毕竟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看到的‘白童惜’是假的,就像我们之前一样,而真正的童惜,早就被妈通过安全通道送出了礼堂,被乔司宴带走了。”

    “她为了拆散二哥和小嫂子,居然跟乔司宴合作?!”孟天真觉得这真的是太可笑,太荒唐了!

    最可笑的是,是她向白童惜和孟沛远申请再给郭月清一个机会的,现在白童惜落入仇人手中,也不知道会不会……

    她突然感到一阵崩溃,这让她想要马上找郭月清算账:“大哥,妈呢?!”

    “她被我拘留在警局了。”孟景珩说。

    “呼!”孟天真急急的喘了口粗气,却不是因为郭月清被拘留了,而是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合着那天郭月清来找她和解,完全是在为今天的阴谋做铺垫?

    这种被人当做跳板踩的感觉,让她既恶心又伤心,她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听信郭月清一个字了!

    林暖相对理智的问道:“老公,妈还说什么了吗?比如乔司宴想把童惜带去哪儿?”

    孟景珩如实道:“这个,妈说她不知道,她只要乔司宴破坏二弟的婚礼,并秘密杀掉童惜,其它的,她并不关心。”

    孟知先皱着眉道:“那要这么说的话,童惜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景珩,你必须马上封锁北城的交通,并动用所有人手寻找童童的下落,不能给乔司宴一丝逃离这里的机会!”

    孟景珩点点头,道:“爸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一旦有结果,手底下的人会马上通知我的。”

    说话间,只见手术室门被人打开。

    众人顿时噤声,紧张的看着医生护士将孟沛远推了出来。

    随行的主刀医生说道:“病人的手术很成功,只是目前还处于麻醉状态,我们正准备把他送去病房,让他好好休息。”

    对此,孟家人没有任何异议。

    *

    孟沛远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他梦到自己和白童惜身处礼堂,正当他要给白童惜戴上结婚戒指的时候,她的手却开始变得透明,紧接着是她的胳膊,她的身体,最后是她的脸……

    “哗!”

    孟沛远从病床上惊坐起身,输液架不慎被他拽倒在地,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孟景珩把地上的输液架扶起来后,迎上了孟沛远憔悴的眉眼,不由有些心疼。

    “我已经派人四处寻找童惜的下落了,一有消息,我会马上告诉你的,嗯?”

    孟沛远沙哑的问道:“那个冒充惜儿的女人,是什么来路?”

    “她是乔司宴派来的……”孟景珩把郭月清和乔司宴做的交易告知给了孟沛远。

    孟沛远听后,一脸冷漠:“她的目标是惜儿,乔司宴的目标却是我,她的自以为是,又一次险些要了我的命。”

    孟景珩对此只能长叹一口气,郭月清这次是真的做绝了,别说是他们没办法原谅她,就连性格温润的孟知先,都气急败坏的提出了要和她离婚。

    “对了大哥,我的手机呢?”孟沛远现在穿的是病号服,随身物品早就不见了。

    “在抽屉里呢。”孟景珩拉开一旁的抽屉,从里面取出孟沛远的手机,有些不放心的打听:“你要干什么?”

    孟沛远接过后,将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点击开机:“我要联系温麒。”

    孟景珩一楞:“温麒?”

    当屏幕随着孟沛远的操作亮起来时,只见上面有无数通未接来电,他一边看也不看的清除它们,一边对孟景珩解释道:“温麒曾经在建辉地产和惜儿共事过,又是乔司宴的堂弟,由他去联系乔司宴再好不过,还有乔如生,如果被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乔司宴搞的鬼,准会暴跳如雷。”

    说话间,孟沛远拨打了温麒的电话,对方竟很快接通,像是一早就在等着他一样。

    虽然温麒没有亲临孟沛远和白童惜的结婚现场,但他还是非常关注进程的,所以当通过电视直播,看到白童惜将手术刀刺入孟沛远胸口的那一幕时,他真的有种在过万圣节的荒诞感。

    只是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孟沛远,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温麒终于有机会问了。

    孟沛远将事情的经过转述了一遍后,很认真的说道:“温麒,我需要你的帮助。”

    “……”温麒在经过长久的静默后,忽地说:“你说吧,要我怎么帮你?”

    “用一切手段联系到乔司宴,就算不能打听出他的下落,也要劝他不要伤害惜儿。”

    其实,当他知道是乔司宴带走白童惜的时候,他反而不那么紧张的。

    因为乔司宴的眼中钉至始至终都是他,之所以带走惜儿也是为了方便日后威胁他。

    既然如此,那么乔司宴应该很清楚,一旦惜儿有什么闪失,那么他的算盘都会落空。

    不仅落空,还要承受他不死不休的报复。

    如果乔司宴够聪明的话,就应该一直拿捏着白童惜这根他的软肋,让他痛不欲生才对。

    在听完孟沛远的话后,温麒听似很果断实际很慌乱的应道:“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联系他!该死的,他要是敢伤害她的话,我一定……”

    后面的话,孟沛远听不到了,因为温麒已经匆匆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样?他愿意帮忙吗?”站在一旁的孟景珩开口问道。

    “当然,他可是惜儿的追求者。”说出这话的时候,孟沛远并没有拈酸吃醋,反而还有点庆幸,庆幸他的惜儿魅力非凡,能得到乔家人的帮助。

    之后,他又联系上了乔如生。

    和温麒一样,乔如生一直尝试着联系白童惜无果,所以一直守着手机。

    而当接听到孟沛远的来电时,乔如生立即对他们婚礼上发生的事,表示出了极大的诧异和关心。

    “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孟沛远轻描淡写的说道。

    他想借乔如生之口,让乔司宴知道他活得好好的,随时都可以发动反击。

    “那童童……”

    “是这样的……”

    当从孟沛远嘴里得知自己儿子做的好事后,乔如生果然气得只剩下喘气的份了。

    孟沛远透过听筒可以听到,安冉在一旁紧张的喊着“吃药!”的声音。

    “呼……呼……”吃完药的乔如生,听上去像是好受了点:“那个小王八蛋……居然敢绑架童童!”

    “……”合着乔司宴让人刺杀他的事儿,您老一点都不关心?

    孟沛远抿了抿唇后,说道:“现在惜儿下落不明,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上乔司宴的吗?”

    “我……”乔如生似是哽了一下,但又很快道:“我尽力!”

    “好。”

    他们没有说多余的话。

    *

    乔家。

    看着乔如生铁青的脸色,安冉自知不妙的问:“……是不是司宴又闯祸了?”

    “不止闯祸!还是大祸!”乔如生皱着眉,拨打了乔司宴的手机号码,结果只听——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不止是他,温麒也得到了相同的待遇。

    而此时,他们要找的人,已经带着白童惜,乘坐着一架直升飞机,远离了北城的上空。

    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时,乔司宴低头掠了眼屏幕,发现温麒的名字尤不死心的闪烁其上,跟前几次一样,他再次做了冷处理。

    随后,他偏眸,意味不明的睨向靠在他肩膀上意识全无的白童惜:“这么多人关心你,你真是一个被上帝偏爱的女人。”

    说实话,就连他,都不想伤她分毫,带她一起走,只不过是想留着威胁孟沛远罢了。

    不过,一旦她醒来,一定会和他拼命的,他并不想和她起争执,更不想失手伤了她,损坏威胁孟沛远的筹码。

    所以,他该怎么办呢?

    乔司宴忽然意识到自己也许捡了一个麻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