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家有旺夫娘子在线阅读 - 第0220章 自讨苦吃(三更)

第0220章 自讨苦吃(三更)

        骆老太嫌弃地看她一眼,“你就安生地在床上躺着吧,一切有你大哥他们。”

        骆阿香哭嚷着,“我气不过,我要亲眼看到钟氏被收拾!娘,她打了我五个耳光!她女儿打了我四个耳光,那对贱人!我要打回去!”

        “行了,知道了。”骆老太困得不得了,打着哈欠道,“咱们家的人,哪能吃亏的?”

        这都后半夜了,打什么打的?钟氏还跑了不成?明天一样能收拾她。

        骆老太困得不行,回家睡觉去了。

        骆大贵他们也困了,也都走了。

        骆阿香一个人在屋里,睡了一会儿醒来了,习惯性地喊着陈来庆倒水喝。

        她闭着眼喊了好几声,没人应道,便抬脚去踢。

        踢了几下,她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人在。

        骆阿香完全清醒了,这才意识到,家里只有她一人呢。

        陈来庆跑回他自己家去了。

        骆阿香气得拍床大骂,“滚吧,有本事滚走了永远不回来!”

        骂了一会儿,口渴得实在厉害,骆阿香只得忍着身上的痛,自己爬起了找水喝。

        可让她更加恼火的是,家里的凉茶壶里,没有一滴水!

        “陈来庆你个懒猪,水都不烧的么?你渴死老娘?”骆阿香一个人站在屋子里,破口大骂。

        去厨房里烧水,又得忙好久,骆阿香不想动,索性忍着,又爬回床上睡觉。

        又渴又饿身上又痛,天刚刚蒙蒙亮时,骆阿香醒了。

        她骂了一遍陈来庆,忍着胳膊腿的疼,起床烧水弄吃的。

        叫她抓狂的是,水缸见底了!那一点点的水,顶多只有一碗。

        骆阿香气得又开始大骂陈来庆。

        骂了水也不会有,还得自己去挑。

        云和县地处江南,江河多溪流多,水塘多,这里的人们,极少打井,大多是到有水的地方挑水吃。

        而挑水的活儿,是个重体力活,光那两只大水桶,就有十来斤了,加上水,担子能有一二百斤了。

        所以这等活儿,一般是男人干。

        除非家里没有男人,比如钟氏家,骆福财常年不在家,挑水的事情,是钟氏做。

        钟氏力气小,就挑半桶水。

        骆阿香打跑了陈来庆,想喝水了,只得自己去挑。

        今天是她活了三十五岁的年纪,头一次出门挑水。

        她原以为,天才蒙蒙亮,河边没什么人。

        哪想得,河边人早有来了十几个人。

        有挑水的汉子,有洗衣的娘子,有洗菜的大姑娘。

        大家一边忙着手里的活儿,一边说着村里的新鲜事。

        无非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

        议论得最多的,是骆阿香打了陈来庆,陈来庆又打了骆阿香的事情。

        “陈来庆老实,下手轻了,要是我,我非将那样的婆娘,打得一颗牙不剩下!”说话的是牛二。

        牛二在挑水。

        又一个女人冷笑一声,“真是不知足!那陈来庆,赚的钱给她,还撇下自己老娘整年孝敬丈母娘,还要被那女人一家子欺负,呵呵,这等人家,也不怕遭报应?”

        “她不是有报应吗?到如今,也只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嫁本村没人要,嫁外地去了,听说,还是个瘸腿的老男人呢。哈哈哈哈——”

        骆阿香听到人们的议论声,脸上像被人抽了几耳光似的,火辣辣的。

        她心里骂道,“背后嚼舌根,当心烂舌头!”

        骆阿香气哼哼往回走,她不到这里挑水了,她到别处挑水去!

        她走得快,脚步不带声响。

        但还是有眼尖的人,认出了她,笑着大声道,“看,那不是骆阿香么?”

        “咦,她挑着空桶来,怎么又走了?”

        “怎么又走了?怕我们笑话她呗,一辈子从不挑水的人,今天居然亲自挑水了?”那妇人朝骆阿香大声说道,“阿香啦,你家陈来庆呢,不帮你挑水啦?”

        “自己挑水,好勤快啦!”

        几个妇人叽叽喳喳地,轰笑起来。

        骆阿香挑着空桶,连走带跑的回了家。

        家里没水没吃的,她便赖到了骆老太家里。

        ……

        天刚亮时分,忙着出门的,当然还有李娇娘和骆诚。

        两人刚关了院子门,就听见身后人喊着骆诚。

        “骆诚啊,听说了吗?”

        李娇娘回头,项贵财赶着一头牛走来了。

        她笑着道,“是项伯啊,早啊。”

        “嗯,早早早,去集市呢。”项贵财点了点头。

        骆诚便问道,“项伯,听说什么?”

        项贵财走到他们近前,叹了一声,“骆飞翔他们一家子,打了陈来庆的事,你没听说?”

        李娇娘一怔,一家子打一人?

        骆诚摇摇头,“不曾听说,这是昨晚的事,还是今早的事情?”

        “昨天半夜里的事。正好那会儿,我到晌水村有事,听说了。”项贵财摇摇头,“昨天天刚黑那会儿,陈来庆不是打了飞翔他姑么?打完后,他就回自己村去了,走的时候,还抱着个包裹呢,这样子,是不打算回来了?然后呢,半夜的时候,骆飞翔他爹,带着他们一家子爷们,跑到了响水村陈家,把陈来庆打了一顿。”

        李娇娘冷笑,“这是报复呢!六打一,啧啧啧,也就他们家干得出来。哼,嬴了也不光彩!”

        “伤得严重吗?”骆诚问道。

        “反正起不来的那种。”项贵财摇摇头,“两口子打架,大舅哥大侄子们参合什么呀?这不是容易结仇么?”

        “娇娘,我去看看陈叔,咱们今天晚点去集市吧?”骆诚看着李娇娘。

        “我们一起去。”李娇娘说道。

        骆诚爷爷去世后,几个邻居对他好,比如说项贵财一家,向大娘子一家,自然是不必说的。

        亲戚家,除了钟氏,便是陈来庆对骆诚偶尔有帮助。

        陈来庆的日子过得艰难,却时常看看骆诚,也是不容易的。

        李娇娘大度,骆诚很欣慰,“好,咱们快去快回。”

        两人和项贵财打了声招呼,骆诚将马车调了个方向,带着李娇娘去了响水村。

        见到陈来庆后,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

        骆诚看到的是外伤,陈来庆的额头打破了,头上包着纱布,因为出现了水肿,半边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了,手指也破了,白纱布上染红了一片。

        脸上脖子上,更是青一片,紫一片的。

        “下手这么重?”骆诚冷哼。

        李娇娘则看到的是内伤。

        她的x眼,清晰地看到,陈来庆的左腿出现了裂痕。

        腿被打断了。

        夹板上了,但绑法不科学,这会好得慢,还会出现高低腿。

        “我找他们去!”骆诚咬牙,转身就走。

        陈老太和陈来庆一起拉着他。

        陈来庆道,“你一个人,哪里打得过他们一家子?不许去!”

        “打来打去的,也不是办法呀。”陈老太叹道。

        “那就这样了?陈叔可没有将大姑的腿打断,他们凭什么这样打陈叔?”骆诚气不过。

        “算我倒霉吧。”陈来庆苦笑一声,“也好,我这样子,正好写休书!骆诚啊,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叫人找里正去了,有里正出面,事情不会太难办。”

        休书?李娇娘笑了,骆阿香那种人,就不配有男人心疼。

        不过,骆老太连金山村的里正都不怕,还怕外村的里正?

        李娇娘心里有了主意,对骆诚说道,“我看啊,这件事,还是请县衙门的人来吧。骆家那些人,不吃吃牢里的饭,他们不会长记性。”

        骆诚眸光微闪,暗自想着,李娇娘的点子一向好,“我这就骑马去县衙门。”

        陈来庆听着他们议论,没有反对,腿都被打断了,他才不会生怜悯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