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在线阅读 - 268:绝路(三)

268:绝路(三)

        在末国涉险的时候,他想过自己可能会死,但那之中最不甘心的,就是还没见到颜舜华。

        就算是死,他也想见到她一面再死。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就是这个信念,让他在今后数个艰难的情况下,一次次挺了过来。

        白思雨看着他略带颓丧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反而到有些安慰。

        至少他的脆弱,她这个当妈的还能看得到。

        “别的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至少敢保证,小华一定会回来的。”

        她语气真实又坚定,仿佛这就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顾言玦扬起嘴角笑了:“谢谢妈。”

        “赶紧休息了吗,怎么去了一趟国外晒得跟个小煤球似的。”白思雨嫌弃道。

        “好,等我爸回来了叫我一下。”

        白思雨皱眉:“你找他有事?”

        “嗯。”

        -----

        晚上七点。

        顾彦文回到了顾宅。

        白思雨亲自去叫了顾言玦下来。

        见顾言玦黑了几个度脚还受伤了,顾彦文到也没说什么。

        一家三口来到餐厅。

        顾言玦看着餐桌的那道羊肉,眼神稍微顿了顿,然后又恢复如常。

        安静地吃完晚饭。

        因为顾言玦行动不便,白思雨直接把佣人叫了下去,餐厅里就剩父子俩个。

        “爸,最近顾氏集团还好吗?”

        顾彦文皱起眉,因为顾言玦几乎不会主动去关心顾氏集团。

        “怎么,娱乐圈混不下去了,想回来?”

        “不是,就是随便问问。”

        顾彦文冷哼一声:“顾氏集团无论再怎么样都信顾,你想要回来也无可厚非。”

        “那顾家呢?”

        “什么?”

        “如果我要顾家,也可以吗?”

        顾彦文看着他,忽然沉默。

        当初顾言玦的爷爷顾徴是有意把家主给顾言玦的,但是顾言玦非要和颜舜华订亲。

        但颜家和司家是一个派系,所以顾徴为了避嫌,只能改了主意。

        本来他就对家主没什么兴趣,刚好云城又是白思雨的娘家,所以他们就直接从帝城搬到云城。

        “是为了小华吗?”顾彦文问。

        “是。”

        就像陆之汣说的,他不能护颜舜华,但是顾家可以。

        如今整个东辰内政,都是司家的党羽。

        尚有一丝能力与其抗衡的,除了一个东部南家之外,就独立在外只有一个顾家。

        顾言玦继续开口:“我之前去了一趟阙园,把颜舜科给揍了一顿。”

        顾彦文看他:“为什么要打人?”

        “因为除了打人,我什么都不能做。”

        而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就算拿到了整个顾家,你也可能什么都做不了。”

        做了顾家家主,背负的就是整个东辰的使命。

        “那也得试试才知道。”

        顾彦文看着他坚定的神情。

        忽然想起他们刚到云城的那一年,只有七岁的顾言玦,让他一定要买下即将拍卖的灵境庄园,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言出必行。

        顾言玦站起来:“想做什么就去,我和你妈都没关系。”

        “谢谢爸。”

        父子俩谈完,顾彦文出了餐厅。

        顾言玦被送回房间。

        天边忽然炸起几声“轰隆”声,外面开始电闪雷鸣,夏雨将至。

        顾言玦到窗边看了一会儿,正要回来。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忽然响了。

        那天他喝醉回来的时候就把手机留在了顾宅。

        今天他回来,白思雨又把电给他充上了。

        顾言玦推着轮椅到到床边,拿起电话。

        孙博威。

        但却不是孙博威的声音,而是平常管着酒吧的副经理孙成。

        “是……是顾二少吗?”李成的声音听起来焦灼。

        “说。”

        “顾二少,刚刚有一队警察来了咱们酒吧,搜走了酒库所有的酒,还把孙哥给带走了!”

        顾言玦握紧手机:“知道了。”

        “那……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酒吧先关了。”

        “好。”

        顾言玦挂掉电话。

        房门此时也被敲响。

        白思雨直接推了门进来,她看着顾言玦,眼里有些慌乱:“儿子……”

        顾言玦看着白思雨身后,两个身穿云城警察总厅制服的人。

        他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哂笑。

        颜舜科,你也不过如此!

        顾言玦被带走没超过半个小时。

        网上就有人爆料,云城某酒吧因为在酒里cang毒而被相关机关查封,与之关联的涉事人也被带走调查。

        而关联的的涉事人里,就有顾言玦,而那间酒吧,顾言玦就是老板!

        距离顾言玦第一次被带走都没过多久又被第二次带走。

        这无异于在原本不平静的网络上丢了一颗大炸弹。

        李旸第一时间打孙博威的电话,得到了李成的证实后,他手都抖了。

        迅速开车赶到顾宅。

        原本以为经过了这么多风浪,李旸觉得自己已经很淡定了,但是得知顾言玦真被警察厅带走的那一刻,他还是气得差点晕过去。

        xidu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又惹上fan毒的嫌疑,顾言玦真的是不把自己作死不罢休!

        李旸从顾宅出来,雨水已经将他身上都给打湿了。

        他坐在车里,兜里的手机一直在狂响。

        他接起。

        那边都是程纲的怒吼:“你下午才刚刚跟我说会把顾言玦的事情处理好,现在又闹出这个新闻,你说怎么办吧现在?是不是要把橙天都害死才罢休?李旸,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和刘妍那个女人一样背叛了橙天,你们串通好了来坑我的吧!”

        此时李旸整个人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对,没错,老子要把橙天弄到破产你满意了吗?!”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狠狠砸到车门上。

        玛德!

        顾言玦这个狗币,还不如一辈子待在国外不要回来的好。

        他真后悔下午没真的把他直接揍死!

        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旸坐在车里,脑中甚至闪过一丝彻底退圈了事的念头。

        李旸任由手机继续响着,先驱车离开了顾宅,打算去云城总署看看。

        但才开出没多久,手机又响了。

        他心头烦躁,直接将手机关机。

        但没多久,车内音响里忽然传出一声:“李旸!”

        李旸吓了一大跳,下意识踩了刹车。

        他看了看四周,却什么都没看到,难不成他刚刚是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