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巧为农家女在线阅读 - 第719章 他乡遇故知

第719章 他乡遇故知

        一晃,七八日就过去了。

        许是为了防止顾乔逃跑,所以沈昭特意吩咐岭山他们选了行船这样一种交通方式,不但如此,中途船只只停船靠岸一次,做必须的采购补给,而且在这期间,岭山也寸步不离地守着顾乔。

        就这样,船只一路南下。

        顾乔能够感觉到气温带来的变化,直到看到白墙灰瓦、小桥流水,她这才确定,自己竟然真的到了江南。

        他们这艘船是行商的船只,而她现在的身份是货主的小女儿。

        戴着锥帽,从船上走下,隔着白纱看向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江南美景,她却无心观赏。

        明明说好了他们一起去肃州的,可万万没想到,沈昭竟会骗她。

        一想到他只身一人去了肃州,她这心里就又是气,又是担忧。

        事到如今,她还能怎么办?

        只能先看看有没有机会,然后再去肃州吧。

        “岭山,我们现在去哪里?”顾乔问道。

        “当然是回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顾乔愕然回头,然后就瞧见陆少祈掀开车帘,正冲着她笑。

        顾乔惊呆了,“元佑,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的声音瞬间就哽咽了。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他乡遇故知!

        “先上马车,回家再说。”陆少祈冲她笑了笑。

        顾乔连忙上了马车,摘掉锥帽,然后看向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在江南?”

        “这话得去问你们家子璋。”

        “他做了什么?”

        “和你开玩笑的。之前不是说国丧过了你们一家就要下江南吗?我怕冷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掌珠就快生了,我们想到江南温暖,再加上日后可以与你们一处,就先搬过来了。我写了信给你的,不过被你家子璋给截下了,他让我瞒着你,回头给你一个惊喜。”陆少祈笑着讲道。

        “惊喜……”顾乔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行了,你来之前子璋就和我说过了。他这次骗你也是情非得已,肃州现在太乱了,他如何舍得你跟着他身陷险境?而且我想你也明白,你是子璋的软肋,还是众人皆知的那种,那鞑靼可汗是个狠辣的角色,若是他将你绑了威胁子璋怎么办?哪有打仗的时候把自己的软肋暴露给敌人的?所以这一趟,你去不得。”

        “我……”

        “你留在帝京也不安全,所以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让你那爹以为你去了肃州,实际上肃州却没人,正好隐藏你的行踪,让我们有时间来再做下一步打算。”陆少祈宽慰她道。

        顾乔叹了口气,想了想才回道:“其实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沈昭想到的这个方法是最好最稳妥的,但是……”

        顾乔还是气他骗了自己。

        她没法和陆少祈说明,她在大熙朝就只剩下十个月左右的时间。

        她之所以从未考虑到隐藏行踪这一办法,是因为她不想在仅剩下的时间与沈昭分开。

        毕竟若是没法从顾睿手中拿到他的目标植物,她就要彻底地离开大熙朝了。

        一想到这里,她整个人就很难受,而这些都是不能与外人道的。

        唯一知晓她顾虑和担忧的沈昭,却还是选择了一意孤行,她怎能不气?

        “你要相信子璋,他那人做事,从来都有他的道理。他一定会平安归来,与你团聚的。”陆少祈又劝道。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俩关系竟这般好了?你竟然还替他讲话。”顾乔看向陆少祈。

        “他现如今是国公爷,我是个平头百姓,自然要好好巴结。”陆少祈一本正经。

        “那我还是县主,你怎么不巴结我?”

        “你这个县主明显没国公爷品阶高,还不能带兵打仗。”

        “呵呵,真是现实。”

        “所以你既然来了,就老老实实呆着吧,别想着跑,我怕国公爷到时候找我算账。掌珠现在身子沉,慕夏又还小,我可管不了你。你来人家做客也该有点儿自觉,别让主人家操心啊。”陆少祈连忙讲道。

        顾乔:“……”

        她终于明白沈昭为什么把她弄到陆少祈这里了。

        就像陆少祈说的这样,陆少祈夫妇是受沈昭之托,她若是偷偷溜了,万一出什么事,就是陷人家夫妇于不义,沈昭这是吃准了她啊!

        “你家子璋都替你考虑好了,眼下你的行踪不宜透露出去,但掌珠生了后,孩子满月,你表哥他们必然要来江南,届时你们便可以相聚。”陆少祈又讲道。

        顾乔吐了口气,也不再想沈昭骗她的这件事,转而问道:“上次收到信件还是半个月前,算着日子,掌珠是不是就快生了?”

        “可不是?不过小家伙估计想等着你这个姑姑来,现在都没有动静。”

        说起孩子,陆少祈的脸上就焕发出一种动人的容光。

        果然,当爹了就是不一样。

        顾乔只能感慨时间好快,一晃她与陆少祈都认识了这么些年,又分别了这么些年。

        不过至交好友之间,大概就是:哪怕隔着这么些年没见,哪怕各自的生活都有变化,却在相聚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聊到一起,不会有任何尴尬和距离感,就算不说话,也觉得很心安。

        得友如此,何其幸也。

        *

        不一会儿,马车便经过一处宅子,然后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看得出来陆少祈花了不少心思置办宅院,光是这大门,都颇为气派和讲究,又不乏江南的韵致。

        两人进了门去,陆少祈一路给顾乔介绍家中格局,然后又领着顾乔去了给她和沈昭预留的小院。

        只是刚走进去,就瞧见一个年轻的妇人正在指挥家丁们搬花盆。

        她身旁还站着个老嬷嬷,老嬷嬷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生怕她有个什么好歹。

        “阿珠,你怎么又跑出来了!”陆少祈紧张得急忙上前,连忙扶住她,又道,“这些事我都安排好了,就是有所疏漏,你安排管家便是,何须自己操劳?”

        夏掌珠见他紧张,立即拍了拍他的手,“哪有这么娇弱,正要多走动走动呢。再说了,巧儿最喜欢花木,你看看你先前布置的那个,硬邦邦、光秃秃的……”

        说到这里,她陡然想到什么,连忙回转身来。

        “哎你小心一点儿!”陆少祈连忙喊道。

        “巧儿!”夏掌珠开心地喊道。

        “掌珠!”顾乔连忙走上前去,然后忍不住讲道,“刚才我都没敢认,因为从后面看,你真是一点儿都不像个怀孕的人,还是快要生的那种。看看你,怀孕了还是这么美。”

        夏掌珠顿时笑了起来,“你才是,越来越漂亮了。”

        “行了行了,要说话我们去屋里说行不行?”陆少祈紧张死了。

        “我就是要多走动。”夏掌珠无语。

        顾乔却觉得自己吃了好大一盆狗粮。

        随后几人才相携着往屋里走去,又是好一番叙旧。

        ------题外话------

        二更晚上去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