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农女匪家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走人

第二百九十九章 走人

        乔巧急,胡刀疤更急,这脚跺得就要把亭子给震塌下。

        “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事情我一人所为,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就别掺和进来。”

        “二爹爹你这?你好歹辩解一下。”阮晖也犯难了,这下还能怎么帮?这直接算是在太子面前认下了,审都不用审,打好供词一划押,入大牢就完事。

        田平也无语啊,不认能怎么办?皇帝交待下来了,必须认。

        “那就不能进城了,一进城你还能怎么出来?老田啊,我们十几岁就一起共事,一起犯事,一起逃亡,后又一起立山头当匪头,闺女都是一起认,我老胡不能不管你,不能让你进去遭那罪啊。”

        胡刀疤又问阮晖,“太子,这罪名要是坐实了,得怎么论罪?”

        “这个……”阮晖眉头皱得,照实说乔巧就更担心了,这事儿棘手。

        “为官者,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就这还要看人家如何追责了。”田平自己给胡老大补上。

        “那人家是追责还是不追责?”乔巧急忙的问。

        “追了,后面那辆马车就是受害人家属。”田平这戏加得,真下本,脸上再没了往日的潇洒肆意,乔巧不由得想象到那暗无天日的大牢,二爹爹怎么受得了。

        “得,都不用说了,这进了城就算不死也是下大狱的命,你不能进城。”胡刀疤说道。

        “不进城能怎么办,要不是顾虑着巧丫头,我压根就不会束手就擒,还巴巴的让人一路押着回西林城,这种气当年被流放时受过一次就够,只是有了流放的前车之鉴,这次看来流放不了啦,不死也只能蹲大牢。”

        田平又偷偷瞄了眼太子爷,太子爷一直关注着乔巧,般配的一对儿。

        这是自己给自己定罪了?对于古代的律法乔巧压根不懂。

        乔巧狐疑的眼神飘向阮晖那儿。

        沉默良久,阮晖轻点了一个头,“该是这样。”

        “那快想办法呀。”

        “我会在父皇面前求情的。”

        阮晖也不相信田平能出这种事,可当事人亲口认了,翻都翻不回来,也只能剩下求情这一条路。

        “你们别为难了,既然在这儿见过闺女,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这次你们就当我又一次逃了就是,闺女,后会有期。”田平说完就转身要跑。

        等等。胡刀疤喊住田平,“你都走了,我这连带责任肯定也逃不了,咱的弟兄我带出来几个,要走一起走,你一个人我放心不下。”

        胡刀疤和田平绝对真爱!

        “行,太子爷,闺女,你们今儿没有出现过,就这样。”田平和胡刀疤过去牵马,一扬鞭带着几个响水畔出来的兄弟绝尘而去。

        押送的那队人死命的去追。

        “闺女,回去吧,以你家爷爷的地位,干爹连累不了你,放心吧,以后就当没了干爹啦,保重。”

        “保重。”

        乔巧都没来得及有反映,两个干爹带着自己的人马已经跑出了老远,不换不借没拦,只要太子爷没发话,他们是不管的。

        匪性难移!本来一个二爹爹就够够的啦,现在好,又加上一个大爹爹。

        乔巧忧心忡忡的看向阮晖,让干爹下狱还真不如当土匪潇洒天地间呢,只是这货心里会怎么想?

        “巧儿,先回城。”

        阮晖拉着乔巧,一声不响的上马车回城,他今日,作为太子,看着南越两员大将就这么抛下皇帝的信任与重托,抛下肩上应负的责任这么走了而不阻拦,他失职,愧为太子,可要是阻拦了,乔巧这儿又过不去。

        只能是你要护短,我与你一起护短。

        一起回城向皇上请罪去。

        乔巧心里乱七八糟的,她已经让两个干爹扰得没法静下心来思考了,做人不可能这么不管不顾的呀,就算二爹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大爹爹还有个红姨不是?不要啦?

        得了,红姨也不是省油的灯,可是,能躲哪儿过小日子?

        乔巧只能跟着阮晖回皇宫,求皇帝饶过干爹他们,该撤职就撤,该赔的怎么赔都行,能求得个看在往日功劳上不追究了就更好,让他们逍遥去,往后当闺女的养着干爹们,不要让他们重新去当土匪就成。

        “有我呢。”阮晖紧了紧握住的小手。

        乔巧神游太空了一样,一点也没了往日的洒脱劲儿,怔怔的望着阮晖,想从他的脸上看到点什么,可一无所获。

        这事它不应该呀,肯定哪儿出问题,可又想不出哪儿的问题。

        皇帝那儿,先一步收到了南越的两名将军撒手而去,连辩解的机会都不要了,这特么的当律法是儿戏!皇帝好大的一通发火,见着阮晖和乔巧进来,一桌子的奏折被他一扫而落地。

        从来都只得到老皇帝的宠溺喜爱和宽容的乔巧,上一次见识老皇帝的暴怒还是在抗旨拒婚时候,这是第二次,她心里还是一惊一颤。

        上次是自己,而自己还能仗着脑子里上千年人类的智慧作筹码,可干爹手上没牌子可打了。

        乔巧跟着阮晖跪下。

        “还不够乱吗?你们俩还要来添一把?让刑部,兵部,派人去把那俩给朕追回来!”老皇帝既是冲地上跪着的俩人喊话,又冲李公公喊。

        李公公快步的往外传话给兵部和刑部。

        “父皇,等等。”

        听见阮晖求情,李公公停了脚步等皇帝下一个指示。

        “等什么?南越的律法不懂?”皇帝随手抄起一本子砸过来,正正好砸在阮晖和乔巧面前,是南越的律法条例。

        不用看,就这行为在哪朝哪代都是要被问罪的。

        “皇上,能不能看在……”

        没等乔巧说完,皇帝重重的扔下不能两字,口吻不容商量。

        “太子,你的罪过后朕再慢慢治你,巧丫头,你最通透的一个人,怎么也不明白?”

        阮晖亲耳听田平承认过,这事儿他有罪赖不掉,没法反驳。

        乔巧也明白,可心里明白就能大义灭亲?她做不来!乔家一家子走投无路时候没干爹哪有今日?皇帝走投无路时候还不是干爹的响水寨子出力?将功补过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