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我眼里只有金子在线阅读 - 第240章 开战

第240章 开战

        金九福仙酒系列大卖。

        城中绸缎庄里的杜家绸缎也都到了。

        众人排队买酒的时候金翎已经领着田斐蕊儿李燕秋等人从后门去了绸缎庄。

        仙子赐福,金丝霓裳。

        杜家绸缎行,珍味坊,大成坊,望仙楼……总之应天城里人流量大的地方就有人穿着金丝霓裳捧着杜家绸缎在人群中宣传。

        酒仙子的名气已经无人不晓了,加上重阳节皇上太后和酒仙子一同祈福的事更是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谈资,酒仙子赐福已经成为人们默认的事实了。

        秋冬之交正是换季的季节,有件带着仙子赐福的衣服那就再好不过了。

        金丝霓裳一开卖就得到了众人的追捧。杜家紧急运送大批大批的成衣和绸缎以供每日大量的售卖。

        金丝霓裳?

        眼看就到临淄了,午间歇息的时候,齐欢就收到了李燕秋的信。

        齐欢看着李燕秋写的信就笑了。

        “还金丝猴呢!真能取名字!”

        “金丝猴?”一旁的冰峰连忙道,“王上如何提起金丝猴了?”

        “没什么!”齐欢忍着笑,“笔墨伺候!”

        “王上!”刘太傅一路疾行的来到齐欢车旁,“刚刚收到消息,吴国开战了!”

        “开战了?”齐欢眉头一皱,“哪边先挑起的?”

        “吴国!”刘太傅一脸凝重,“据前线消息,齐王幼子一直作出愿意和朝廷和谈的姿态,重阳节还邀请司马储一同饮酒祈福。就在司马储喝的半醉之时,吴王幼子突然利用扳指上的暗器打中了司马储。那毒见血封喉,司马储凶多吉少!司马储中毒,其副将领众将整个酒宴都包围了起来。吴国方面也不示弱,再加上咱们我国和鲁国的援兵,此刻双方胶着状态……”

        “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齐欢叹了口气,“他们的主意对不对?吴国不反,他们便没了由头复国了!”

        “不不不……”刘太傅连忙道,“娘娘之前都已经传过信了,只要司马储不攻打吴国,让吴王幼子继位,之后再将吴国纳入我们的盟国就好了。此次应该是吴王幼子自己的主意。”

        “老臣害怕一旦战起娘娘他们会受到牵连!司马储可是带了二十万大军的!王上您看要不要安公公去一趟……”

        “娘娘走之前如何交代的?”齐欢看了一眼刘太傅。

        “一切以公主殿下的安好为第一紧要事!”

        “那不就得了!”齐欢挑眉,“娘娘那边自会应付的,你就不必担忧了,等到了临淄,咱们再派些人马过去,争取将司马储的二十万大军全部拿下!”

        距离临淄也就半日的路程了。

        齐欢这边收到了吴国开战的消息,梁国,鲁国,楚国也都收到了。

        梁王这边苏勤眉头紧蹙:“守好梁江。”

        “父亲,您觉得这一战谁能胜?”

        “不好说,静观其变吧。”

        鲁王和楚王则是来到了齐欢这边。

        “要不要增兵?”鲁王大大咧咧的道,咱们也都回来了,要不干吧!打他一场!将司马昱那小子拉下来。换成你们家公主殿下当皇帝!你们说这女子当了皇会不会也是有三宫六院的?”

        楚王白了鲁王一眼:“就是有,你也没机会了。我也没了!齐欢啊,梁王世子啊,吴王幼子啊,都有机会呢。你说咱们齐王能不能当皇后啊?这个称呼是不是也要改一改?这该咋称呼呢?史无前例啊......”

        “行了!”齐欢无奈道,“你们两个也是够了!那边在打仗,你们说的什么浑话啊!”

        “恼羞成怒了啊?”鲁王笑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几天你一直给人家写信,人家可是回都没有回啊!我给你说,人家要是做了女皇,你这样争宠可不行的!”

        “她满脑门子金子做什么女皇?”齐欢没好气道,“你们愿意向她磕头臣服啊?”

        “你试探我们?”鲁王大笑,“你若是愿意入了人家的后宫,我们磕头臣服也没什么不愿意的啊,给司马昱磕头还不如给你们家小仙子磕头呢……”

        “司马昱会不会增兵?”楚王看了看齐欢,“你们北边的兵撤回来了吗?需不需要我们支援支援?”

        “看吴国那边战况再定!”齐欢道,“司马昱应该不会轻易派兵支援的,他既然知道我齐国大军集结,绝对会保证应天的绝对优势的。”

        “那就希望吴国那个小儿好运气吧……”楚王叹气,“他今年还不到二十吧?”

        “十八了!”齐欢挑了挑眉,“自幼熟读兵书,文武兼备!”

        “文武兼备咱不好说,但是这胆子足够大!你算算他才多少人马就敢反了!若是他有你们齐国这么多人马,早就反了!”

        “他也是被逼的!要不是司马氏杀了他父兄,他如何会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也是!司马昱觉得自己继承了皇位就为所欲为了!这回得让他知道,咱们这些诸侯国都不是好惹的!”

        司马昱这边也早早收到了密报,司马储昏迷不醒命悬一线,军医们都束手无策!随行的太医验出司马储中的毒和司马昱之前中的毒极其相似。写信讨要救治之法。

        “安宪!”龙太后很敏锐的找到了问题症结,“那吴小儿之所以敢如此只怕是有人背后怂恿的!带着暗器的扳指!他们也是费尽心机了!”

        “母后!”司马昱眉头不展,“如此的话我们该如此?齐国的兵马没有散,轻易调兵支援只怕给人可乘之机!”

        “不用大军!”龙太后吐了口气,“你舅舅带上五千亲兵过去就可以了!母后这就去跟他说!”

        “上次他都拒绝了!”

        “这次不一样!”龙太后已经站起身来,“他若是还想保住龙家的荣耀他就一定会去的!这事母后能谈好!让他连夜出行!只要杀了那小儿吴国的事就了了!”

        “派皇甫卓!”司马昱连忙道,“既然母后怀疑吴国的事和安宪有关,只有皇甫卓是他的对手!除掉安宪!才是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