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同桌她又A又飒在线阅读 - 第377章 精神病院放风现场

第377章 精神病院放风现场

        林洪伟愣了一下,脸色忽然沉了下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说错了?”

        “你什么时候真的关心过我的成绩?你知道我考了多少分,考了第几名吗?”林青柚的语气很平静。

        面对着女儿的这几句话,林洪伟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甚至已经想不起来上次问她学习成绩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林青柚看着他的模样,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觉得心口闷闷的发堵。

        “你已经很久都没有管过我了,以后也不要再管我了。”她垂着眼睫,轻声说。

        林洪伟看着似乎一瞬间变得陌生的女儿,脸色不明:“你这是在怪我?就因为我不同意你谈恋爱?”

        “没有。”林青柚摇摇头,她只是觉得自己有些累了,“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这个样子就已经很好了。”

        大概从苏知韵离世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她的父亲了。

        曾经最亲密的父女如今变得像是两个平行世界的陌生人,但林青柚却近乎自虐般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比起之前因为她而争吵的压抑着的家庭氛围,她更倾向于这种被所有人遗忘的生活。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发呆,似乎没有了父亲的存在,她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还是觉得我结婚,你接受不了是不是?我结婚之前是不是问过你了,你这个妈妈到底哪儿做的不好,让你不满意了?你还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吗?都多大的人了,还用这种小孩的把戏来闹脾气?”

        林青柚垂在身侧的手握的死紧,指甲深深陷入掌腹里,掐出一道道泛着血痕的月牙儿。

        他还是什么都不了解她。

        见她只低着头不吭声,林洪伟的语调蓦然高了起来:“我在跟你说话,你听没听见?你现在不是谈恋爱的年纪,赶紧分手好好学习——”

        “198天。”林青柚忽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冷不丁的听见这么一句,林洪伟一愣,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我已经有198天没有见过你了。”林青柚抬起头来,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忽然失了光彩,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娃娃。

        “这198天里,你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更没有发过一条短信,甚至都没有想起来问过我一句,你已经彻彻底底的把我忘记了,为什么现在又要来插手我的生活?”

        林洪伟顿时哑然。

        他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他知道,她说的都是事实,要不是贺飞燕提起了贺辞要高考,他甚至都没想起来他的女儿也快要参加高考了。

        “爸爸,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也没想过要了解我。”林青柚想起他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下。

        “你总说我不懂事,不理解你,不为你着想,那我也想问你一句,我究竟要做到什么地步,你才能满意?你是真的不知道吗?从妈妈离世开始,就一直是我在迁就你,迁就你们所有人,而不是你们在迁就我。”

        像是压不住自己的情绪,林青柚咬了咬下唇,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声音很轻的问他:“我发现你们大人真的是很奇怪,无论做什么事,你们都要以孩子的名义,明明就是自己自私,承认这一点就有那么难吗?为什么非要冠上一个为我好的名义,可你们真的是为我好吗?真的有为我考虑过一点点?”

        她压了压情绪,垂在身侧的手握的愈发的紧。

        “这些事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我不想我的迁就,在你的眼睛里就变成了理所当然。贺阿姨她做了什么,非得让我叫她一声妈妈?你不是不知道不知道妈妈这两个字对我的意义,既然她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作她的孩子看待,凭什么我就得把她当成自己的妈妈?”

        “爸爸,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为什么在你眼里永远都是我不懂事,为什么受委屈的那个人一定是我,为什么你总要求我做这些,做那些?”

        “我知道你喜欢贺阿姨,但我也想问你一句,她是你新的爱人,所以身为你的女儿的我,现在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林青柚低下头,大颗的眼泪顺着睫毛往下掉,声音更咽起来。

        “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孩子?爸爸,你这样对我根本就不公平……”

        林洪伟愕然:“柚柚——”

        他没想到她会说这些,他下意识的上前想要摸摸她的头,却被她后退一步给避开了。

        “我什么也没要求过你,你说你想结婚,我说好,你说你要陪贺阿姨一起来湘州,我说好,你说让我转学,我也说好。”

        林青柚低着头,盯着地上铺着的地毯强忍着情绪,眼睛里有大颗的眼泪落下,很快掉进地毯里不见了。

        “即便你忘了我的存在,我也从没有抱怨过你什么,因为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可以理解。我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你,主动丢掉我的一直都是你,既然已经忘了我,为什么现在又想回过头来干涉我的生活?”

        林青柚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说话的嗓音很轻,却难掩坚定:“我不会和他分手的,所以,别再管我了。”

        她低着头上了二楼,踏上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步子微微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

        “我说过了,你是我的爸爸,永远都是,但我曾经喜欢的那个爸爸,他永远都不在了。”

        ……

        聚会的地点定在了“幸福一家人”土味酒吧,程旭非常大手笔的直接包了一整座酒吧下来,景行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

        酒吧大厅内灯红酒绿,头顶的霓虹灯几番明灭,音乐dj声震耳欲聋,几十个刚得到解放的高中生们像是磕了鸡血似的,在舞池中央疯狂的扭动着身姿,一边扭着一边还学着摇滚乐队狂甩头发。

        “……”

        像极了精神病院的大型放风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