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赠银藏玄机

第九章 赠银藏玄机

        夜幕再临。

        洪威,也再次来到了那尚未竣工的“西湖雅座”。

        和昨夜不同,今晚那工地上是空荡荡的,一个打地铺的工人都没有了。

        洪威明白,这代表自己昨晚的“丢砣”奏效了,对方肯定已做好了准备,在等着他呢。

        果不其然,他还未迈进那一楼大堂,就明显察觉到了黑暗中有人,而且是一大帮子人。

        只可惜,人虽多,但从这些人的呼吸声判断,他们全都是些普通人罢了,连一个会武功的都没有。

        洪威他自恃武功高强,根本就不惧这种埋伏,所以他依然是大摇大摆地迈步进门,边走边笑道:“呵……来的人还真不少啊。”

        说话的同时,他已暗运起了内力,随时准备动手……

        然,那些人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围攻上来。

        “的确是不少。”下一秒,黑暗中响起了薛推的声音,“不过……以阁下的武功,想必也不会把这点人放在心上。”

        洪威闻言,冷笑:“呵……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薛推对这问题也是早有准备,他很快回道:“我家少爷的意思是……既然阁下是来求财的,那咱就按道儿上的规矩走。”

        啪啪——

        说到这儿,薛推便快速拍了两下手。

        闻声,一名孙府的家丁从薛推的身后走出,将一个两尺见方的木箱子摆到了大堂正中间的地上,摆完后他就快步退下了。

        虽然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发生的,但以洪威的眼功和耳功,并不难窥探出眼前的情境。

        “这箱里,大约有五百两,皆是在外流通过的碎银,算是我家少爷为阁下备的一点薄礼,希望您收下后,可以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这时,薛推又接着方才的话道,“至于您的名号、相貌等等,我们也不打算打听,免得惹您不踏实……”言至此处,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再道,“不知这样处置,阁下可还满意?”

        那还能不满意吗?

        薛推这话说得可是滴水不漏啊,其应对的方式也很符合“挖点子行”的那一套。

        眼下面子也给你了,钱也给你了,而且交易的时候他们也是特意在黑暗中跟你对话,连你的脸都没看见……这样你要是还不满意,那就不是奔着钱来的了。

        这洪威呢……说到底,主要还是想讹钱,他跟孙亦谐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置气也是一时的,犯不着为了这点火气跟钱过不去。

        所以他稍一琢磨,便应道:“嗯……看在你家少爷还算懂事的份儿上,那大爷我也给他个面子呗。”

        其实这哪儿是给人面子啊?是给钱面子才对。

        此刻,洪威一边说着,一边已朝着那箱子走去。

        别看他表面上是已经跟对方言和了,但实际上心里的戒备可没放下——谁知道你这箱子里到底是银子还是别的什么?万一是杀人的机关、毒烟、或者毒蛇之类的东西呢?另外,为什么你偏偏把箱子放在这个位置?是不是这底下有什么陷阱?或者天花板上有什么东西一会儿会砸下来?

        洪威也不傻,这些他都得防着,所以到箱子跟前这几步,他走得非常慢;到地儿站定之后,他也是时刻紧绷着神经。

        在观察了几秒、基本确认了头顶和脚下都没有陷阱后,洪威才拔出佩剑,用剑尖拨动了箱上的锁扣,然后再用剑锋顺着缝儿慢慢把箱盖给挑开。

        这整个过程中,他本人的身体都离箱子保持着一米以上的距离,且随时准备抽身闪避。

        吱——

        终于,箱子打开了。

        箱中的白银反射着微弱的月光,将整屋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哈哈哈哈……”一看里面装的确实是钱,洪威便笑了,“行,你家少爷挺够意思的……”说话间,他便重新盖上了箱盖,一猫腰就将那箱子拿了起来,夹在了左腋下,“那我就告辞了。”

        “不送。”薛推的态度还是很冷静,没有让对方察觉出半分的异样来。

        他话音还未落,那洪威已然夹上了箱子,回身跑了。

        装着五百两银子的箱子,大概三十多斤重吧,对习武之人来说这点重量不叫事儿,更不用说洪威这种高手了。

        不过他也是做贼心虚,明明没发现有人追踪他,他还是在夜色中绕了一段时间,再三确认没有“尾巴”后,这才溜回了自己下榻的客栈。

        回到客房,洪威二话没说便锁好了门窗、点上一盏小油灯,立马又打开箱子,再次确认里面的东西。

        他为什么还要二次确认呢?

        这也是道儿上的常识——挖火点子挖出的钱,拿回来之后最好立刻再盘一遍,因为这种钱,一般都会“短斤缺两”,要是不在第一时间算清楚了,分赃时就容易出矛盾。

        当然了,洪威是单干,不需要跟人分,不过盘还是要盘的。

        毕竟这是敲诈勒索来的钱财,被敲诈方付钱的时候心里肯定不舒服,人家会设法少付一些也很正常:比如眼下,这个装银两的箱子,只要在箱底多垫几块木板,或是表面那层银子的底下混进去一些铅制的假银、石子儿什么的,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

        而作为敲诈的那一方呢,事后就算发现了,只要这个“凑数”的比例别太夸张,通常也都是会接受的。

        这些规矩,洪威自然也懂,因此,在二度检查时,他已有了心理准备,哪怕最后只有六七成银子是真的,他也认了;因为五百两的六七成也有三百多呢,那个年头的穷人家若是有这笔钱……过两辈子都足够。

        可他没想到,最后检查下来,这一箱竟然全是真银,一点儿假都没掺……

        “嚯!讲究啊。”这下,连洪威都不得不感叹上这么一句了。

        能这么给钱的主,确实是少见。

        而且给的都是碎银,这就意味着你不必承担拿着银票去柜上取钱的后续风险,也不必担心这钱上有什么记号,再加上此前的交易全是在黑暗中完成的……看起来这孙家少爷是真的准备把这钱给足了,将此事办个周到,且并不打算事后去追查敲诈者究竟是谁。

        “这么爽快的主……看来这钱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啊。”洪威随即又想到,“呵……行,这次就先算了,等哪天你这酒楼开张了我再来,下回就问你要一千两。”

        列位,这就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一个人他要是来钱的路子不正、来得太容易了,那其对金钱的概念也会逐渐变得扭曲,继而使其贪欲也膨胀到一个常人无法理解的程度。

        但无论如何吧,至少此时此刻,洪威是相信自己这趟挖火点子成功了的。

        他……太天真了。

        虽然他的武功是很高,但出来混的时间终究是太短……

        或许有人会说,洪威涉足江湖的时间不是和孙亦谐差不多吗?但您可别忘了,孙亦谐出江湖之前是什么人?洪威出江湖之前又是什么人?

        人孙哥在鱼市场混的时候,你洪威还在给别人挑大粪呢,现在你想敲诈他?还觉得敲完了自己能全身而退?

        那么孙亦谐他到底是在哪里做了手脚呢?

        其实还是银子上。

        在大朙,需要用“整银锭”来付钱的场合无疑是很少的,且银锭也分很多种,并不是所有银锭的大小、规格和造型都一样的,只有官府铸造的官银才有统一标准,且这个标准也并非一成不变。

        那时大部分在民间流通的银两,都是拿各种规格不一的银锭绞出来的碎银,或是用碎银重铸成的小锭……而这些活儿,全都是普通市井中的银匠们在做。

        而为什么那时的人会有“只有整锭的银子上才会有记号”这种惯性思维呢?因为有记号的银锭,那记号都是靠“模子”拓上去的,在铸银的时候就已同步完成了,没有人会先铸造好一批银子,然后再一个一个往刻上记号。

        整银尚且如此,何况碎银呢?

        但正所谓……事在人为。

        逐一在银子上刻记号,也并不是不行,只是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时间而已。

        孙亦谐今夜让薛推送出去的这箱“碎银”,就是他在今天白天雇佣了大半个杭州城的银匠一起赶工才搞定的。

        乍看之下,每一块都是形状不规则的碎块,但其实每块上都留有一处极难被察觉的小记号;这记号一般人根本也看不出来,不过当这银子重新流通回银匠们手中时,则一定会被发现……到时候,便可由这银子的流向来逆向追踪这钱是在哪里、以及被谁给花出去的。

        洪威对此可是一无所知,他本来也想不到碎银子上会有什么记号,所以他只是检查了箱子里的银两数目,根本没发现什么别的异常,更想不到孙亦谐会来追查他。

        因此,第二天,洪威就退了客房,直奔杭州最豪华的青楼而去;反正是孙家少爷“请客”嘛,五百两够他逍遥好一阵儿呢。

        而他这一去,便引出那——孙亦谐设局风尘地,红梅雀命丧雨栖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