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带枪王爷 > 第五十七章 张作霖上任(求收藏)
    张作霖见宁少秋如此自信,也是微笑着点点头,突然起身朝着宁少秋拱手作揖,吓得宁少秋也连忙站了起来,回礼道:“老师,您这是干什么啊突然?”

    “呵呵!”张作霖起身,郎声道:“明王殿下不必惊慌!老夫只是觉得自己在府上已经修养了多时,身子也好的差不到了,是时候给明王殿下出一份力了!”

    “您是说?”宁少秋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脸上的笑意也开始遮掩不住:“老师您的意思是?”

    “没错!”张作霖点点头:“日前明王殿下所言,老夫思考很久,决定为明王殿下尽绵薄之力!”

    宁少秋之前与张作霖所说的事情便是让张作霖出任历州城县衙的县官,毕竟是要处理案子的,苗存和李三都是粗人,带兵打仗还算是凑合。让他们审案子,那可就要了命了,惊堂木都玩不转。

    所以虽然县衙重开了,但其实除了巡逻士兵的安排以及禁令的颁布,其余的一切都还没有重新启动,宁少秋这些天也急着呢!

    张作霖这突然的请命也难怪宁少秋会激动了。

    “明王在上,请受微臣一拜!”说着话,张作霖便要跪下,又是吓到了宁少秋,自己的老师给自己下跪,传出去指不定成什么样呢!

    “别别别!您老千万别这么的!”宁少秋让开了位置,想扶又不敢上前。

    张作霖是老派作风,等级制度观念更是严重,君臣就是君臣,自己既然已经答应出任县官,那就必须要守官场的规矩。

    这一拜张作霖很是恭敬地跪完,而后慢慢悠悠地起身了,宁少秋这才连忙上去扶住了他,苦笑道:“老师你可千万别再跪我了!我这受不起啊!以后再也不许了!再这样本王可不轻饶!”

    详怒呵斥了一声,张作霖乐呵呵地点了点头,连声道:“君臣上是君臣上,虽然你我是师徒关系,可您之后是我的上司了,这礼必然是得行的!”

    哎呦喂!宁少秋原本以为张作霖这么笑着点点头,嘴里的话会是不会了以后不会了!结果反过来劝起他来了!这老一辈的思想确实很难扳正啊!

    又聊了几句,宁少秋便带着张作霖去往衙门了,正好李三刚巡过街回来,便介绍两人认识了。

    李三貌似是认识张作霖,听见他大名的时候很是兴奋,又听闻这位大学士便是他们的县官更是喜出望外,这些天来衙门告状的人也不少,奈何他们这样的大老粗怎么去劝解呢!听哪一边的话都觉得很有道理,丢个鸡鸭的案子审两天都审不出来,更不要说其他的案子了,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也很是头大。

    此刻张作霖来了,也算是来了救星了!

    接下来这边的事情也用不着宁少秋再多说什么了!县衙该怎么弄,张作霖干了一辈子,肯定是比他更清楚的。他在一边插嘴的话,可就有些班门弄斧了!

    于是,宁少秋索性就不管了,直接带着林德华往大名府去了,近来于思宝已经和他禀报过了,大名府的修缮已经开始,承包这次修缮的队伍全是于思宝自己从百姓中拉出来的积极分子,都非常乐意为大名府的修缮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工程的进展速度也很快。

    远远看到宁少秋来了,那群百姓也是个个面带激动的笑容看着他。

    宁少秋朝着他们挥挥手,也算是打了招呼了!

    进了府,尉迟恭正在外面的校场训练士兵,见到宁少秋来了正要过来,却被宁少秋制止了:“你不要来了!本王没什么事情,你继续练兵吧!”

    径直进了会议室,这里已经重新进行了清扫,变得干净整洁起来,房内的摆设很是简单,一套桌椅,其余的便是一些装扮的花草。

    往堂上看去,于思宝正在整理文献,这历州城混乱了这么多年,大名府内的文献早就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甚至有很多都已经丢失了,这些都是需要补集回来的。

    于思宝整理的很认真,宁少秋进来都没有察觉,直到宁少秋轻咳了一声,方才注意到,赶忙起身走到宁少秋近旁,行礼道:“微臣参见明王殿下!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的?”

    宁少秋摆摆手:“你别紧张,本王就是来随便看看的!这些天也辛苦你了,对了!那个替大名府设计监狱的人找到了没有?”

    当初宁少秋见过大名府的监狱之后便对设计者产生了兴趣,还让风严明去查探过,只不过没有什么收获,风严明走后,这事情便交给了于思宝,前几天宁少秋自个也忘了这事,不过进来大名府,又想了起来。

    于思宝摇了摇头:“这些年历州城混乱的厉害,城中百姓死走逃亡伤,什么样的都有,暂时也不好查,只知道这个人是当年历州城的才子,其他的便是不知了!这些天我也在往这方面查!”

    宁少秋也是皱了皱眉头,古代的设施设备都太差了,想找个人实在是困难,可这个设计者绝对是个大助力,要是可以找到的话,历州城的城防工事起码可以往上翻几番。

    “哎!对了!”宁少秋灵光一现道:“你去让人查查看,当年参与建造监狱的工人,说不定他们中有人还记得设计者的画像!”

    于思宝一听,瞬间也是眉头一舒,抱拳道:“殿下英明,微臣这就去办!”

    于思宝随即便往门外走去了。

    他这一走,尉迟恭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朝着宁少秋气喘吁吁道:“明,明晚殿下!微臣有要事禀告!”

    宁少秋一愣,这货刚才不是在练兵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有要事禀告了!别是在忽悠我吧!

    拿着怀疑的眼神盯着尉迟恭看了许久,一直到把尉迟恭给盯毛了,他才道:“什么要事?”

    “啊?哦!”尉迟恭道:“明王殿下,您上午发的檄文有人给揭了!您要不要去看看!”

    “哦!”宁少秋嘴角一弯:“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了,走,就让我们去看看是哪条大鱼上钩了!”